川普时代美国最受瞩目移民案终于在最高法院开打,这份裁决意义将有多深远?

浏览次数:951 发布时间:2019-11-15

blob.png


一路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的美国移民法律界最受关注的DACA案,终于在昨天迎来了最高法院首场控辩双方口头辩论,尽管最高法院要在明年6月前才会决定超过66万年轻移民的命运,但从现在的形式来看,他们继续留在美国的道路绝不会平坦。


DACA,全称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童年抵美暂缓遣返计划,是一项奥巴马在任时用于解决童年跟随父母非法进入美国这批外国小移民们长大后身份问题的项目,受DACA影响的人群被叫做梦行者Dreamer。


目前Dreamer总人数超过66万,当前美国有超过4,400万人口出生在美国境外,这66万Dreamer仅仅占到4,400万人口的1.5%,剩余的98.5%移民或者合法移民与DACA有什么关系?


从川普竞选美国总统开始,移民问题就成为美国热度最高的政治、社会议题之一,移民问题甚至成为政治集团争抢政治利益的工具,移民政策不仅影响着移民自己的命运,甚至决定着美国这个国家的未来走向。


取消DACA是川普政权推行的强硬移民政策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像美国移民政策走向不仅仅只会影响美国移民人口一样,美国最高法院对DACA的最终裁决将会影响到川普其它“硬核”移民政策、进一步影响到美国的未来命运。


blob.png


今年29岁的马丁-维达尔(Martin Batalla Vidal),是纽约市皇后区一家创伤性脑损伤康复诊所的护士助理,他走在纽约的街头会立即隐没在说着各种语言、充满了各国移民、不同人种的人群中,几年前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带着自己大名的官司会一路开打到美国最高法院。


blob.png


2016年8月25日,维达尔在纽约东区法院提起诉讼,向德州联邦法院发布的一项移民初步禁令的适用范围发起挑战,当时德州政府旨在阻止DAPA(扩大版的DACA项目,全称为美国公民父母暂缓遣返),一个月后民权组织MRNY加入到原告阵营中来。


2017年9月5日,国土安全部宣布终止DACA计划后,维达尔与MRNY转换了他们的目标,他们认为根据《行政诉讼法APA》与《美国第五修正案》美国政府的这一决定是非法的。2017年9月,另外五名和马丁-维达尔一样受益于DACA的青年加入到原告队伍中。在这几位原告看来,纽约是他们唯一的家,他们需要DACA来上学、工作、养家糊口,没有了DACA,他们在美国生活、工作的权利全部都将被剥夺、甚至被赶出美国。


blob.png


2018年2月13日,纽约东区法院裁定在全美范围内对DACA终止协议采取临时禁令,很快美国官方向提起上诉,但去年11月上诉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连续在法庭受阻之后,川普政府决定绕过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直接将DACA案诉诸美国最高法院。


blob.png


2012年DACA出现之前,美国国会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来回掰扯,迟迟无法通过《梦想者法案》(DREAM Act),当时小两百万童年跟随父母非法进入美国的青年移民身份问题无法解决。于是2012年6月奥巴马绕开国会,以总统行政令的方式推行了DACA,允许部分非法移民在被遣返离境前可以在美国拥有两年的合法工作时间,正是这种“抄近路的快捷方式”让日后川普政府抓住了把柄。


申请DACA需要具备五个条件


1.抵达美国时年龄在16岁以下;


2.在2007年6月15日之前抵达美国并在此后持续居住在美国境内;


3.截至2012年6月15日,年龄在31周岁以下;


4.已上高中或高中毕业,或从军队荣誉退伍者;


5.无重大犯罪记录。


根据美国移民局的统计数据,目前DACA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26岁,约80%来自墨西哥,还有大量中美洲人,此外有数以千计的申请人来自巴西、韩国、菲律宾及其他国家,其中超过90%的DACA参与者有工作,45%正在读书中。


blob.png


与奥巴马政府同情Dreamer的立场不同,川普政府则认为阻止Dreamer的合法工作身份、让他们遣返离境,可以逼迫国会向川普的移民立场妥协,这再次印证了移民问题成为美国政治斗争的砝码同时川普政府判定,终止DACA阻止更多来自拉美国家的儿童非法移民,这也将向企图非法进入美国的外国人传达一个强烈信号:只要有人踏上凶险的非法移民之旅,无论是儿童还是成年人都不会受到优待。


2017年9月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宣布DACA取消时,引述了司法部部长做出的法律诠释:奥巴马的DACA同时违反了美国宪法和美国移民法。在当时司法部部长一页纸的信函中,没有解释违法的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但结论却与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在2014年的备忘录相矛盾。


由此看来,法律字眼、法律解释也是可以随着政治势力的交迭而更改的。


blob.png


blob.png


华盛顿特区、加州、纽约州的联邦法院纷纷进行了对取消DACA诉讼案的聆讯,但他们都认为国土安全部的指令不足以成为终止DACA的正当理由。


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官John Bates在判决中写道:“国土安全部缺乏法律论证,不足以满足解释他们为什么背离了之前‘DACA是合法的’这一观点的义务”。另一位纽约州的联邦法官Nicholas Garaufis写道:“由于联邦法律规定了制定或改变政策所需的程序,法院有时必须宣布明显属于负责机构职权范围内的行动无效,仅仅因为该机构对其决定给出了错误的理由,或未能充分解释其决定”。


美国的行政权力机构对移民执法行动拥有广泛的自由裁定权,但川普政府在攻击奥巴马时代的DACA政策时强辩认为:虽然在其他情况下保留对移民政策的自由裁量权,但没有法律授权来继续实施DACA,这一论述与川普上任后在各个领域广泛使用总统权力的观点相悖。


blob.png


当前DACA在最高法院裁定的关键并非是川普政府是否可以终结DACA,而是川普政府是否有充足的理由认为DACA违法。


昨天,经过80分钟的口头辩论后,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认为,川普政府已经就废除DACA提供了充足理由。


blob.png



四位自由派大法官认为川普政府理由不足,并未充分考虑废除DACA之后具体将有多少人、多少机构受影响,因此不可以冒然终止,自由派之一的Sonia Sotomayor法官表示:“这与法律无关,而与我们对是否摧毁生命的选择有关”。


而由川普提名上任的保守派大法官Brett Kavanaugh则认为,取消DACA是川普政府“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且川普政府在决定推翻DACA行政令时发布的备忘录已充分解释理由,且已提到对Dreamer的影响。与Kavanaugh站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位保守派大法官。


blob.png


当前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势力配比是4:4,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相对居中但还是倾向于保守派,从昨天辩论的情况看罗伯茨在DACA案倾向站在保守派一边。


如果之后照此形式判决,DACA可能会5:4被终止。


取消DACA应该是考验川普政府打击非法移民各类举措中最受关注的内容,最高法院最快将在每年春天判决此案,届时正好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最激烈的时候,如果届时DACA被撤销,多数Dreamer还将继续受两年DACA的保护,不至于立即被迫离开美国。

微信图片_20191115002106.png

责编:环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