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最大留学中介爆雷停业!老板跑路了!300中国家庭无计可施!

浏览次数:3248 发布时间:2019-11-08

近日,美国最大的留学中介之一EduBoston突然宣布停业,该公司欠下学校,家长,寄宿家庭巨额款项,韩裔老板朴金南(Keenam Park)不知行踪。


事件回顾


image.png

多年来,韩国人朴金南(Keenam “Kason” Park)经营的招生公司Eduboston已经帮助了全国包括马萨诸塞州的数十家私立中学招收国际学生,他们大部分来自中国。


朴金南有把学生安置在天主教学校的窍门:他利用本地入学率下降的现状,让国际学生填补了席位。这为学校创造了新的收入,使得一些身陷困境的中学获得转机。


而另一方面,中国学生也因此获得了提高英语水平和学习美国文化的机会,他们希望在日益激烈的美国精英大学入学竞赛中获得优势。

但Eduboston公司突然宣布于9月30日关闭,这个消息震惊了与它长期合作的学校、家长以及学生。

此举发生在该公司被指控欺诈的诉讼进行中,以及有明显债务负担的情况之下。如今,受到影响的300多名学生可能蒙受一大笔损失。

Eduboston公司已经向每个家庭收取了数万美元的留学费用,但现在学校的学费没有支付,学生医疗保险的付款也已经停止,寄宿家庭也没有收到每月的津贴。

一些学校担心,朴金南可能正在准备跑路。

他位于Weston的六居室房屋正以275万美元的价格在市场上出售。与此同时,位于马萨诸塞州Osterville小镇的Cape Cod学院,在上个月已经向Suffolk高等法院提起了诉讼,这一诉讼案提升了朴金南离开美国的可能性。

该校在诉讼中说,Eduboston公司欠Cape Cod学院763,950美元学费,这些学费都是从该校的20名中国留学生那里收取来的。

“希望朴金南是一个不会逃走的高尚的人。但他确实有逃走的潜在风险:一个拥有离岸账户的外国国民,过去曾被扣留资金,并将其家人送出美国。”

根据上述诉讼案透露的信息,朴金南是韩国公民。“如果朴金南和钱不见了,Cape Cod学院将处于危险之中。”

目前,法官对Eduboston公司和朴金南本人的个人财务设置了严格的支出限制,并命令出售房屋的任何收益都用于支付该学院未付的学费。

朴金南似乎一直是坦率地面对公司的财务问题。

早在9月19日,在牛顿万豪酒店举行的邀请合作学校参加的会议上,朴金南详细分享了Eduboston公司的财务信息——尽管只面对签署了保密协议的人。

但他在邀请函中写道:“Eduboston正在遭受暂时但严重的现金流危机,这延迟了我们及时支付学费的能力,特别是对那些与我们有着长期合作关系的学校。我承认有必要纠正过去的错误。但是我真诚地相信,并希望与您分享这样的信念:通过我的领导,Eduboston将跟过去一样,继续提供最高质量的外籍留学生计划。”

会议结束一周之后,朴金南通知学校,他将于9月30日关闭Eduboston。惊慌失措的学校、学生和家庭开始被迅速评估,以确定哪一方的情况最为严重,须优先处理。

已经有不止一名学生转向了网络众筹。一位来自韩国的17岁学生是南岸一所天主教高中深陷这次困境的15名国际学生之一。

这位学生介绍说,他的家庭今年已经向Eduboston提供了超过45,000美元的学费、寄宿家庭津贴和其它费用。

Eduboston关闭之后,学校免除了他的学费,但他仍需要向寄宿家庭支付10,800美元的生活费。
“压力很大。”他说,“学校是受害者,寄宿家庭是受害者,我们是受害者。”

在Worcester市的Bancroft学校,有14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在今年秋天入学,但Eduboston没有缴纳任何学费。根据Globe的计算,这笔款项可能超过60万美元。

Bancroft学校负责人Trey Cassidy表示,将确保他们在Bancroft读书期间,受到合格的寄宿家庭的照顾,获得出色的学术经验,并与我们的社区建立持久的联系。

财政问题显然已经困扰Eduboston公司多年。为了使公司有更好的财务状况,大约在四年前,朴金南求助于他多年的朋友Luke Choi。

根据今年夏天Choi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诉讼可知,Choi向Eduboston投资了约300万美元,以换取公司的所有权、领导角色以及其它利益。

对Choi来说,这听起来是一笔不错的投资:朴金南向他保证,每位学生将会为公司带来9,000~10,000美元的净利润。根据该公司在诉讼中披露的资产负债表显示,Eduboston的年收入在37.3万美元至120万美元之间。

但诉讼称,朴金南在Choi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出了超过300万美元的资金投于有风险的股票期权然后几乎破产,同时他还欠商业伙伴200万美元。

朴金南用Choi的钱来偿还债务,并将一些钱转移到他经营的但Choi没有参与的其它业务中。朴金南后来向Choi透露了现金流问题以及他是如何使用Choi的钱来解决这些问题的。

在诉讼案的一次相互投诉中,朴金南辩称,纠纷背后的真正问题是Choi的妻子对这项投资感到不满,希望将钱退还。朴金南则表示同意偿还这笔钱。

但朴金南没有及时付款,这促使Choi提起了诉讼。

根据法庭记录显示,朴金南早已有财务纠纷前科。早在2014年,美国法警就曾没收他的阿斯顿·马丁·维拉奇(Aston Martin Virage)豪华座驾,因为他在十多年前拖欠了联邦学生贷款。之后,朴金南在几天之内拿回了汽车,并开了两张支票,总计86,922.62美元,以支付剩余的本金、利息和罚款。

image.png

Eduboston在一封给学校、学生和寄宿家庭的信中,宣布了关闭公司的消息。

信中说:“我们目前唯一的选择是清算业务,并尽可能向海外父母返还他们2020-2021年预付的学费。”同时还表示,从9月30日起,该公司将不再能够为寄宿家庭付款或为学生提供医疗保险,学校学费或欠合作伙伴的佣金,这将有339名学生受到波及。

事件发生后不久,竞争对手Cambridge Network介入了困局。

如果受害学生在该机构放入一笔押金,Cambridge Network将保留学生下一个学年的服务,这笔押金将为学生支付寄宿家庭的津贴,医疗保险和其它服务的费用。

“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已经进行了救援工作,”高级副总裁Barbara Liang说,“我们确实感到我们有责任保护这个行业的诚信,并保护那些受到影响的父母和学生。”


中国家庭遭殃


根据知情人,该中介的中国客户占了很大一部分,共约300个家庭受到牵连。其中许多身在中国的家长因为语言不通,与中介沟通不畅等原因,维权很困难。


近年来k-12低龄留学发展火热,大部分家长都会选择通过留学中介来送孩子到美国读书。


EduBoston突然倒闭,该中介的中国家长客户无不震惊。根据另一家做留学业务的EduCare创始人兼CEO Gin介绍,在得知EduBoston闭门歇业后,有很多身在中国大陆的家长找到他们机构求助。其中一位受害家长A透露,就在EduBoston 9月30日宣布歇业的前几天,她才刚刚缴了两年的的留学费用。


Gin介绍说,一般留学中介只会要求交一年的费用,她很惊奇EduBoston会一下子收取两年的费用。这位家长透露,EduBoston「每年都会要求家长预缴下一年的(费用),给予一定优惠,今年优惠了4000(美元)。」Gin透露说,一般一个来美读K-12的学生寄宿费、学费等费用一年至少3万,贵的有4万美元的。


根据Boston Globe的报导,这次EduBoston的歇业,有约330个家庭受损。Gin透露,像EduBoston这样大的机构,每年客户量可以达到300户,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国大陆的留学业务。有的家庭还缴了两年费用,如果平均每个客户缴纳5万元,那么300户就是1500万。


Gin介绍说,目前k-12留学输送的途径是,中国国内有负责「采购」的中介,这些中介直接与同样身在中国国内的家长对接。这些中介再与美国的留学中介(如EduBoston)联系,美国的中介则与学校签约,以及寻找寄宿家庭。


前述的受害家长A表示,事发之后,EduBoston的华人老师告诉她「已经停止工作了」,所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所有曾经负责与A接洽的老师都已经被辞退,而当时与家长对接的中国中介新东方则表示,学费已经打到了EduBoston的账户里,要家长自己去要。家长A说,「我现在真的是愁,也不懂法律,不知道如果提告他们会怎么样。」在被问到是否当时与新东方签署相关协议时,A说,「我看了(协议),新东方规避了一切风险。」


在EduBoston事件发生后,被牵涉的学校无法再收到学费,学生的健康保险也被迫停止,而寄宿家庭也未再收到酬佣。EduBoston创始人兼CEO朴金南被扒出,9月他就将其在Weston的六房豪宅出售,市场价为275万。本次事件受灾最严重的美国学校之一,位于波士顿的Cape Code Academy已经对EduBoston提告,称其欠下学校76万3950元学费,主要是其公司代理的20名中国学生的学费。


受到该事件影响后,不少学生面临被停学的风险。不少学生和家长在寻求解决办法。受灾学校之一Central Catholic学校中有33名学生来自EduBoston的代理业务。其中32名全部为中国学生。该学校近期表示,已经寻找另一家中介接手代理,这33名学生会继续留在美国读书。

 

留学中介到底该咋选


大多数低龄留学家庭依靠的中介留学产业近年来发展火热,而EduBoston关门歇业的消息,震动业界,也让众多牵涉其中的中国家长不知所措。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留学中介的产业链问题已存在多年,而EduBoston这次倒闭也多少体现出该行业的弊病。


Gin与朴金南两人初次见面是在2018年初。朴金南跑路的新闻爆出来后,她先是感到诧异,心想「莫不是被逼急了?」她说,其实该行业内部的问题大家都清楚,可是朴金南选择出逃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她在事发前,曾去了EduBoston的办公室和朴金南会面,当时朴金南对她说,这种模式不会持久的。

Gin和朴金南所说的行业「模式」,指的就是上文所说的学校(美)—中介(美)—中介(中)—家长(中)的模式,也是目前美国K-12留学得主流合作模式。因为是低龄留学,美国中介会为每个学生安排一个「校代」,「校代」负责对孩子的起居、校园生活进行监督并定期汇报给家长。

Gin说,这种模式带来的弊端包括,中介无法寻找到足够负责的「校代」,而这部分的人力、资金成本对于美国中介又很巨大。对「校代」的要求是,必须能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孩子的学校或住处,这就增加了找到合适人选的难度。而在美国,人力又很贵。

另一方面,「校代」的模式又无法满足家长与学校之间的有效沟通。Gin说,有的「校代」一天汇报一次给家长,有的一周汇报一次。大多数汇报都是平常的,「无关痛痒」的日常生活,太过频繁的汇报并没有意义。在中国的家长因为不说英语,想要跟校方接触,还是要通过中国的中介-美国中介-校方这样来来去去、低效率的途径。

随着美国境内越来越多留学中介兴起,彼此间竞争愈演愈烈。早期,中介间通过签署独家合作的学校为主要竞争筹码,到后来独家合作慢慢不存在,中介就转向争取国内中介的方法来竞争。因为国内中介如新东方是直接接触到家长的机构,美国中介通过提高支付中国中介的佣金来争取更多客户。这种竞争发展到最后,不但不利于家长选择学校,还使美国中介承受更多资金压力。

除了中介自身的问题,低龄学生独身来美留学,对学生的身心发展也是一种挑战。罗兰冈学区教委陈正治认为,对于K-12留学生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独自来美之后很容易不适应新环境。K-12留学生,最大的也就16岁,需要父母关心和教导。虽然在寄宿家庭有监护人,依然无法代替父母。大陆父母送孩子出国,大都是事业成功资金充裕的家庭,但同时父母也较忙碌,无法照顾小孩。

陈正治说,他不主张家长很早就送小孩子出来。小孩子在美国生活如果不适应,情绪上往往会不稳定,也没有机会可以发泄,而孩子在美国的生活父母也看不到。虽然可以视频,但孩子的生活,父母无法感受到。另外如果父母真的要送小孩出国,一定要「做足功课」,最好可以来美国看看,可以了解学校到底如何。

微信图片_20190621103050.png

责编:环球新闻网